专业建站系统 - 打造最好的网站内容系统!

http://www.223mu.com

当前位置: 棋牌游戏,棋牌游戏大厅,斗地主游戏,游戏 > 科技 > 关于贫困治理成效评价三个标准的探讨 关于贫困治理成效评价三个标准的探讨

关于贫困治理成效评价三个标准的探讨

时间:2020-03-17来源: 作者:admin点击:
关于贫困治理成效评价三个标准的探讨   经过数年艰苦奋战,当前中国农村脱贫攻坚工作取得决定性进展。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从2012年底的9899万人减少到2019年底的551万人,可谓前所未有、世所罕见。随着2020年的悄然而至,扶贫工作成效仍与剩余贫困人口全部脱贫的预期目标存在不小差距。鉴于此

关于贫困治理成效评价三个标准的探讨

  经过数年艰苦奋战,当前中国农村脱贫攻坚工作取得决定性进展。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从2012年底的9899万人减少到2019年底的551万人,可谓前所未有、世所罕见。随着2020年的悄然而至,扶贫工作成效仍与剩余贫困人口全部脱贫的预期目标存在不小差距。鉴于此,本文提出完善贫困治理成效评价的三个标准,用以衡量我国贫困人口高质量脱贫的程度和水平。

  一、生产力标准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已经成为当前中国社会主要矛盾。这是就全国整体而言的。在贫困区,主要矛盾仍表现为贫困人口对物质文化生活的基本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以生产力标准评估扶贫成效,要求考察贫困地区社会生产力的解放和发展水平及其满足贫困人口脱贫致富奔小康现实需要的具体程度。发展生产力是解决贫困问题的先决条件或最根本途径,故而生产力标准是评价扶贫成效的最根本标准。

  基于贫困区甚至一些脱贫区仍然存在的基础设施不完善,资源优势尚未转化为产业竞争优势,人力资本、金融资本等高级要素严重稀缺局面等问题,政府相关部门应基于自身的地域特征、产业特色及人文条件,加快构建覆盖城乡、功能完备、支撑有力的基础设施体系;加快改造传统产业,稳步推进农业集体化、规模化、绿色化进程,发展高附加值特色农业,统筹文化旅游资源保护和开发,积极培育新兴产业,最大限度地自主延长产业价值链,发展有利于脱贫以及返贫人口再脱贫的现代产业体系;召回外出务工的本地青壮年,动员其返乡创业,择优培养成村党员干部,使之成为长期发展贫困区及脱贫区社会生产力的最活跃因素。

  二、生产关系标准

  在社会生产力仍然落后的贫困地区,扎实做好扶贫攻坚工作,需要调动一切反贫力量的积极性。然而,在充分调动反贫力量的过程中,往往绝对贫困得以消除的同时,又将产生新的相对贫困根源。比如,当前扶贫工作普遍采取产业扶贫方式,产业扶贫的完整逻辑应该是将产品转化为商品、将商品转化为资本、让资本带来利润、让利润改善民生。但在现实生活中,追求利润最大化的私人产业资本,定期为作为雇工的贫困户发放一份基本工资,可能会有效化解贫困人口的绝对贫困问题,但由于缺乏制度和组织保障,故其难以将利润按约定或法定比例真正用于改善民生。

  生产力标准与生产关系标准是辩证统一的关系。以生产力标准衡量扶贫成效,不仅要看生产力为贫困群众脱贫所产生的短期效应,还要看生产力掌握在谁的手里。为此,贫困区政府部门应在不断发展生产、总结经验基础上,让党支部及村集体合作社领导和带领贫困群众一起主导产业扶贫全过程,真正建立起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为主导的产业扶贫制度体系,以破解贫困户对于彻底脱贫的美好愿望与私人产业资本追求利润最大化这一固有矛盾。是否有效建立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为主导的产业扶贫制度体系,是衡量地方政府是真扶贫还是假扶贫、产业组织是扶劳动还是扶资本、贫困户是暂时脱贫还是长期脱贫的根本指标。

  三、上层建筑标准

  精准扶贫既是国家意志,同时也是贫困群众的愿望所在。如此,上层建筑标准包涵国家意志标准和贫困群众意愿标准两个层面。二者又具体化为国家脱贫标准和贫困群众需求精准满足标准。

  (1)国家脱贫标准。扶贫实践是国家脱贫标准制定的直接素材来源,是落实国家脱贫标准的动力和目的。在确定国家脱贫标准过程中,任何脱离实际的拔高或降低的政策及做法,都将严重影响脱贫质量和成效,也难以经得起历史检验。从贫困地区宣告脱贫、全国人民共同迈入小康社会来看,“两不愁三保障”可视为特殊地域、特殊人口进入小康社会的特殊标准。反过来看,经过实践反复检验证明是合理的国家脱贫标准,又构成新一轮扶贫工作得以部署和启动的基本遵循,以及衡量扶贫工作成败得失的重要尺度。这时,各贫困区的实际扶贫结果越是与国家脱贫标准相符合、相一致,说明脱贫攻坚任务完成的越彻底;反之则说明扶贫方式尚待进一步调整和优化。

  我国扶贫成就的取得,正是得益于“两不愁三保障”这一经得起历史和人民检验的国家脱贫标准的及时确立。贫困区各级政府及千百万干部群众也正是按照这一标准主动开展扶贫工作,才取得今天扶贫领域的巨大成就。不过,我们也应该看到,在“两不愁”基本解决的同时,“三保障”还存在薄弱环节,即贫困人口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保障等问题还没有较好解决。扶贫实际效果与国家脱贫标准之间还存在一些差距。只有认真对照国家脱贫标准寻找自身差距并着力整改,才能确保脱贫攻坚任务圆满完成。

  (2)贫困群众需求精准满足标准。贫困问题的产生,除了有其制度根源,还与贫困者自然禀赋不足息息相关,这也是精准扶贫的内在依据所在。扶贫方式包括产业扶贫、消费扶贫、金融扶贫、科技扶贫、教育扶贫、医疗扶贫等。贫困群众的致贫原因、脱贫条件、致富优势迥异,对扶贫方式的实际需求也各不相同。只有选择切实满足群众需求的扶贫方式,才能将脱贫工作真正做到群众心坎里。如果采取不顾当地实际和群众需要的扶贫方式,最终只能使扶贫努力适得其反、事与愿违。此外,在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已经占据主导地位且物质贫困渐已消除的脱贫区,仍要关注个体精神贫困、智力贫困以及返贫和新发生贫困等问题。对照贫困个体的不同致贫原因,不断寻找扶贫对策,动态承担扶贫责任,是巩固和扩大扶贫成果的内在要求。

  众所周知,扶贫实践中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贫困群众参与度低。很多人认为这是由贫困户参与能力低所致。这种观点只是看到了表面,没有看到问题实质。世界上贫困人口的参与能力都普遍较低,所以才需要国家或社会带动他们摆脱贫困,特别是通过劳动合作,使之具有单个人所无法具有的生产能力及收益分配能力。新中国成立初期,农村贫困群众参与合作化的能力普遍偏低。正是由于党和政府对社会主义农业改造政策的宣传教育、典型示范、正确引导,才使贫困农民具有较高的互助合作意愿。他们纷纷加入互助组和合作社,又大大改善了自身摆脱绝对贫困的能力。当前不少符合群众需求的扶贫项目,贫困群众参与度普遍较高,故而激发了他们的内生动力,扶贫效果自然就比较理想。为此,深度贫困区各级政府在充分认识贫困户参与能力较低的客观事实基础上,一个至关重要的方面就要了解贫困户特殊需求,特别是他们对于科技、信息、健康、教育等的需求差异,尊重其参与扶贫的真实意愿,确保其脱贫主体地位不改变,切实避免“要我脱贫”“好心办成坏事”的不良局面。

  国家脱贫标准与群众需求标准作为上层建筑标准的两个二级指标,分别指征扶贫效果评价的权威性、统一性与多样性、差异性。从动态性看,上层建筑标准不是一成不变,而是随着时代发展和社会进步而不断更新。这在宏观上表现为全国居民平均收入水平的逐年提高及国家脱贫标准的时代更新,微观上表现为居民基本生活需求的持续增长及家庭生活开支的不断增加。如果脱贫人口收入不变,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将因有效购买力不足、基本生活需求满足的不充分而陷入绝对贫困状态且绝对贫困程度逐年加深。

  最后需要强调的是,生产力标准、生产关系标准和上层建筑标准构成扶贫成效评价的三个辩证统一的标准。其中,生产力标准是最根本标准。生产关系标准作为经济制度标准,同生产力标准是一体两面的关系。上层建筑标准又包括国家脱贫标准与群众需求标准,分别指征扶贫效果评价的权威性、统一性与多样性、差异性,其制定和实施的根本依据在于生产关系状况。不论是国家脱贫目标还是群众需求满足标准,都总要通过人们在生产中所结成的各种关系来实现。贫困地区只有在生产发展基础上,建立和完善以贫困户利益为中心的生产关系,才能让贫困人口走出“贫困-脱贫-返贫-再脱贫-再返贫”的循环怪圈。  ?

  (作者:庞庆明,博士、副教授,兰州财经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副主任;周璐,甘肃省陇南市西和县马元镇政府秘书;祝万翔,《中国市场》国家扶贫战略研究院院长。)

(责编:赵竹青、吕骞)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